社保网首页社保新闻政策法规社保查询维权案例社保观点社保知识医疗保险生育保险养老保险工伤保险失业保险住房公积金办理指南社保问答社会热点

中国社保网

当前位置:社保网首页 > 社会热点 >

专访琵琶音乐家吴蛮:在“丝路”寻根,在世界发光

时间:2017-05-16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中国社保网编辑:网站管理员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举办,琵琶音乐家吴蛮和朋友们也把丝路音乐带到了北京。

吴蛮,蜚声国际的琵琶音乐家,马友友“丝路计划”重要创始团员,7次获得格莱美“最佳演奏”和“最佳世界音乐专辑”提名。今年2月,第59届格莱美揭晓,吴蛮参与的丝绸之路乐团专辑《Sing Me Home》(歌咏乡愁)斩获“最佳世界音乐专辑”。

吴蛮在海外的名气究竟有多大?引用一句《波士顿环球报》的评价:“吴蛮是属于极少数改变了其所演奏乐器历史的演奏家”。

5月起,“边疆——吴蛮与丝路音乐大师”音乐会在内地12座城市巡演。5月4日首站,吴蛮选在了丝绸之路的起点——西安。14日,“边疆”完成了此行的重要一站,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的演出。

吴蛮的琵琶,塔吉克斯坦演奏家斯洛吉丁·朱拉耶夫的都塔尔,意大利塔姆布雷罗演奏家安德烈·皮奇奥尼的手鼓,“维吾尔歌后” 赛努拜尔·吐尔逊的声线,仿佛一条引人入胜的音乐丝路,穿越千年,扑面而来。每一个音符,每一次碰撞,每一处火花,都是诗与浪漫的融合,让人念兹在兹,流连忘返。

吴蛮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演出。《北京青年报》记者崔峻摄

演出一个月之前,在北京,我与吴蛮有了一次对话。那天的晚风很暖,她的微笑也很暖。白色的丝巾,墨绿色的衬衫,蓝色民族风的长裙,还有清凉的短发,推门缓缓走进来的吴蛮,春风拂面。

琵琶与丝路,是我们对谈的起点。

这是跨越千年的再重逢

人物工作室:这次音乐会您选择与一位都塔尔演奏家和一位手鼓演奏家合作,能谈谈您的构想吗?

吴 蛮:意大利音乐家安德烈,我们去年在瑞士即兴合作过。当时,我弹了一首自己编曲、比较传统的音乐,他的手鼓就打起来了,现场的观众疯了一样的喜欢。这是一种文化上的碰撞,我是中国的,他是意大利的,我们互相之间的一种理解,呈现出一种新的音乐语言,这非常有意思。都塔尔在中亚特别流行,我们新疆维吾尔族也有一样的乐器,它的脖子特别细特别长,身子比较小,声音比较低沉。2000年前,在中亚地带,都塔尔和琵琶是一个家族的,所以这次是以当代人的方式再次见面。斯洛吉丁是当今世界上最优秀的都塔尔演奏家,他同时是学者,向世界各地介绍都塔尔,这一点,我俩有点像。

这台音乐会最大的特色是传统文化。但这个传统文化,不仅是中国的,而是世界的传统文化。借助音乐,我们不同国家的传统文化结合在一起,会变成一种新的文化,这是我觉得最有意思的,也可能是未来的一种趋势。

塔吉克斯坦的都塔尔演奏家斯洛吉丁·朱拉耶夫出生都塔尔演奏世家,享誉国际,经常在欧洲演出。他目前就任于杜尚别国家音乐学院,也是哈佛大学音乐学院富布莱特奖学金的获得者。

安德烈·皮奇奥尼被公认为是世界最好的框型手鼓演奏家之一。此外,他还重新定义了意大利塔姆布雷罗(一种意大利铃鼓)的演奏技巧及音乐风格。他的音乐风格跨越了爵士乐、世界音乐与早期音乐。

人物工作室:所以,吴蛮的音乐是没有边界的。

吴 蛮:这场音乐会取名《边疆》,就是这个意思。边疆,其实就是边界。千百年来,我们的边疆是非常活跃的,因为政治、文化、经济总在融合总是出现新的火花。像琵琶这些我们的乐器很多从中亚流传过来,互相交流,来来往往。我的心里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寻找琵琶的根,也是寻找一个文化的根源。

音乐,其实就是一种表达,一种语言,一种对话,你可以说英文,也可以说中文,只要听者有感受了,有共鸣了,音乐的作用也就有了。所以,音乐是无边的,就看你敢不敢尝试。

人物工作室:这是丝路音乐跨越千年的再一次重逢。

吴 蛮:对,而且是当代人的重逢和诠释音乐。琵琶这件乐器的色彩非常丰富。我曾写作过一个曲子叫做《静夜思》,就是源自敦煌石窟曲调。人们当年在敦煌石窟里发现很多艺术作品,诗歌、乐谱,其中有很多琵琶谱,但是散佚在巴黎、日本等国家。美国阿肯色大学东亚系一位音乐教授给我看了很多敦煌乐谱,大概是8到12世纪的琵琶乐谱,它们在今天看来是非常简单的,少的几个小节,多的十个小节,很多都是即兴演奏的,风格上很像中亚音乐。我根据他的解释,录制了一张唱片《光之无限》。

敦煌壁画里的琵琶。

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明代琵琶

走出去,才发现民乐的高级

人物工作室:能谈一下您与琵琶的相识吗?

吴 蛮:我父亲是画家,我母亲是幼儿园老师,但他们热爱音乐,特别是传统音乐。是父母选择了这条路、这个职业给我。我5岁开始学柳琴,个子小,老师说先给你个柳琴弹吧。弹到12岁,老师说你都学完了,那换个大的吧,于是开始弹琵琶。我那时对琵琶没有什么特别的概念。那时候,在收音机听到一部电影《百花争艳》,里面有殷承宗的钢琴,刘德海老师的琵琶《十面埋伏》,闵惠芬老师二胡的《江河水》……就是记录当时中国最好音乐家的演奏,那应该是70年代的电影。我对《十面埋伏》印象特别深,没想到后来到北京上大学刘德海成了我的老师,就是缘分,对不对?

少女吴蛮与琵琶。

人物工作室:获全国奖项,又升中央音乐学院,然后留校。您学习琵琶的经历是让人羡慕地一帆风顺,后来为什么要去美国?

吴 蛮:我是1990年毕业,其实说留校也没待几个月就离开了。留校是那时候最稳定最好的选择了,从稳定来讲,我那时候工资比我爸挣得还多,但从年轻人的角度来讲,我觉得自己还没有成熟,怎么可能当老师?心里是有危机感的,虽然一路都走的很顺利,好像20岁就看到未来了,我觉得不行,我要出去闯,要站在更大的舞台上。

人物工作室:学习西洋乐器出国深造似乎是必然,但到国外怎么学习民乐?尤其是在上世纪90年代,民乐特别是琵琶在国际的知名度并不像今天。您是怎么下定决心的?

吴 蛮:那会儿是出国潮,我们学习西洋乐器的同学,今天走一个,明天走一个,去欧洲去美国深造。眼见教室里人越来越少,我心里不甘:我们学传统乐器为什么不能出国?那时候国门刚打开,文化交流频繁,大家思想很活跃。小提琴家斯特恩来我们学校讲课,小泽征尔携波士顿交响乐团在首体演出,震撼了我。斯特恩讲,作为一个音乐家,你在舞台上演奏要跟观众去交流。那种观念是我从来没想过的。

我当时带了中阮、柳琴、古筝、古琴、扬琴还有两把琵琶,七件乐器登上了飞机。当然,在飞机场是走了熟人的“后门”,现在就很难了。那时候傻愣愣的,根本没想到将来会怎样?包括现在,也有很多人问我:干嘛要到国外去,到国外能跟谁学习传统乐器?以我的经历和经验,越是传统的越应该要出去。这样才能看到你的传统精华在哪里?为什么你的传统有意义?放在世界舞台上,你是怎么样的?真正走出去,你才能真正看到传统好的地方在哪里。

人物工作室:这其实是一种他者的眼光,看过世界的样子才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吴 蛮:我们通常是生在福中不知福。我是杭州人,经常听到人们称赞西湖。我家就在西湖边,进进出出,却从来没有特别关注过。到了北京到了国外,再回到家乡,才发现三潭印月真的很美!有些人一听到传统,就觉得老土,一听到民乐,就觉得落伍。但你出去以后,就会发现民乐很高级。

寻找民乐的根,也寻找中国人的根

人物工作室:您刚出去的时候,外国人了解琵琶吗?他们接触起来不是那么容易吧。

吴 蛮:非常难,因为琵琶是一种东方的审美。我刚出去的前5、6年就是在埋头努力。任何场合,只要有机会演奏我都会去。我第一次在美国演奏是在教堂,弹的是《十面埋伏》。英语也不好,演奏时候稀里糊涂,弹完拿到50美金的报酬,观众很热情,我还拿这钱买了一双耐克球鞋。但是我离开之后,大家就忘掉了,因为就是看看热闹而已。

大概是从1995年开始,音乐圈开始知道琵琶这个乐器,知道我这个人。后来慢慢扩散开来。琵琶走出去其实是两条路,一个是主流音乐人,一个是老百姓。唯一的秘诀就是,坚持。经常有人问我:吴蛮,你一会儿跟爵士乐合作,一会而跟舞蹈合作,一会儿又是戏剧,你忙不忙?我的回答是,我只有一个目标,就是让琵琶在舞台上呈现给观众,把中国的音乐介绍给大家。所以,我一直没有停下来。

人物工作室:从零开始肯定不容易,最难的是什么?

吴 蛮:对,最难的是精神上的一种痛苦。毕竟在国内已经小有名气了,到了纽约是泯灭在人群里的,是一种精神上的失落。给我震动最大的是1992年的一次演出。一首琵琶和弦乐四重奏曲子《魂》,我们首演之前连续排练了六个小时,我的英文不好,又是跟很有名的弦乐四重奏合作,作品是现代派的。我练到满头大汗,终于把那个作品拿下来,第二天上台演奏,全体观众起立鼓掌。那一次应该是我音乐生涯中的一个转折点。在那之后,我开始反思自己,对音乐的观念有了改变,多关注观众的反应。音乐人,不能仅仅约束在一个传统音乐家演奏家的小圈子里,要走出去。所以,那时候我开始与各种不同乐器的、不同国家的音乐人合作,因为最有说服力的方式就是表演。

吴蛮与Kronos四重奏组

人物工作室:回头来看,琵琶打动外国人,走近西方艺术世界,它本身的特质是什么?

吴 蛮:最打动人的部分,就是要有你自己的语言。其实任何艺术都是这样,只有自己的特色才会被人尊重。最初,琵琶是沿着丝绸之路从中亚传到中国,与我们本地的一种弹拨乐器融合成了今天的琵琶,有汉人的一种人文性在里面。东方音乐是提示你,让你自己去品味,琵琶的“韵味”是西方古典音乐没有的。我们的特点恰恰是他们觉得最有价值的地方。

人物工作室:但是同样作为东方艺术,中亚、印度的音乐正逐步走向世界的主流。假如以格莱美作为一个参照,我们中国民乐除了琵琶、笙之外还有大量的乐器是不为世界周知的。您认为原因何在?

吴 蛮:格莱美奖大部分是颁给流行音乐,世界音乐只有一个栏目,全世界只选五张唱片作为提名,得奖几率是非常低的。音乐的个性和功能不一样,比如一听到南美音乐,你就会不由自主地摇晃身体,因为它是娱乐性很强的音乐。我们汉人的音乐是要你坐下来好好听,这是一种文化差异。但也没关系,像雅乐、能乐这些日本音乐也非常有特色,在西方世界很受欢迎。所以,需要有人去介绍去推广,同时要保持自己的特色。都做成西洋乐那样的传统大乐队,都去演奏外国曲目,那就泯灭了。

人物工作室:所以,您刚刚提到“寻根”两个字,这也是确认琵琶民族身份和文化身份的一种方式吧。

吴 蛮:我这几年越来越频繁地回到国内,因为寻根对我意义特别大,这不仅是音乐的角度,对我的人生来说也是有价值的。我在西方生活了将近30年,经常被西方观众或音乐家问道:什么是中国音乐?听起来很简单的一个问题,但我真的回答不上来。琵琶代表中国音乐,但并不代表全部的中国音乐。从这个问题开始,我重新思考什么是中国音乐。这不仅是音乐上的根,也是作为一个中国人寻找文化上的根。

种下一粒种子在心中

人物工作室:获得格莱美奖项是丝绸之路乐团专辑《Sing Me Home》(歌咏乡愁)。您是丝绸之路乐团最早的成员之一,如何评价乐团?

吴 蛮:“丝绸之路音乐计划”由马友友先生在2000年发起。最初他的想法是成立一个小乐队,乐队成员来自丝绸之路国家,我们做一些新的作品巡回演出。1998年他邀请我参加,而这正是我想做的事情——把中国音乐、中国乐器、中国文化推荐给介绍给更多的观众,所以成为最早的成员。我们经费有限,最初并没有长期的计划,2001年“911事件”发生,我们突然意识到这个事情的重要性。它逐渐变成了一个全球性的活动,而不仅仅是音乐团体,我们更多承担着文化使者的角色,通过音乐传播促进不同族群信仰人群之间的对话和理解,化解隔阂。音乐在很多时候比政治更有说服力。

乐团在成长,我们每个人也在成长。我从一个留学生,变成被人熟知的音乐家。在乐团里,伊朗的音乐家、印度的音乐家、日本的音乐家,各国音乐家进进出出,我们互相学习。现在,很多丝绸之路的成员一听琵琶就能听出水平怎样,对中国音乐也慢慢了解。马先生中文现在也很溜了,哈哈。音乐无国界,这就是一个证明。

吴蛮与丝路音乐家。

人物工作室:对乐团的未来,您有什么期待?

吴 蛮:希望我们可以一直一直走下去。现在音乐教育项目占到了很大的比例,我们去大学去中学,做很多跟音乐文化有关的工作。像在美国,现在的大学生比较缺乏人文教育,大部分人都去科学做科研,学文科的人越来越少,大概因为大家都觉得文科找不着工作吧。也许全世界面临同样的问题。但人文艺术教育非常重要的。比如在哈佛大学,我们跟他们很多学院都设有课程,很多学生来参加。我经常去美国乡下全都是白人的小学,向孩子们介绍中国音乐,介绍琵琶。听完以后很多小孩子说,我想下次去中国,我想长大了要去中国看看。音乐是做文化沟通最好的方式了,第一印象也许就是一辈子都不会忘掉的。我们说“走出去”,让世界了解中国,需要慢慢地做,先种下一粒种子在心里面。(人民日报中央厨房·人物工作室 任姗姗 周普纯)

本文地址:http://www.spicezee.com/redian/152243.html
为了知识的普及、信息的传播,中国社保网欢迎您转载分享。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并保留完整链接。
中国社保网是一个公益性质网站。文章版权永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spicezee.com

相关文章

1

赞助商链接

文章《专访琵琶音乐家吴蛮:在“丝路”寻根,在世界发光》的网友评论

猜你喜欢

今日热点

厉害了!社保卡又增新功能!未来几个月,

点击排行榜

  • 新闻
  • 观点
  • 政策
  • 案例
  • 知识
  • 热点
  1. 2016事业单位事假、休假、病假的有关政策规定
  2. 2017年上海最新社保缴费基数上下限一览表
  3. 2017年已经到来:社保卡等新规你必须知道
  4. 2015机关事业单位职业年金单位缴费比例
  5. 2016公务员最新级别工资一览表
  6. 社保断缴会怎么样?社保断交对医保有影响吗
  7. 甘肃临泽县人社局全力打造城乡居保工作新常态
  8. 2017养老金:社保交满15年,还有必要继续交吗?
  9. 个人可以补缴社保吗?个人补缴社保流程
  10. 河南省事业单位车补标准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