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保网首页社保新闻政策法规社保查询维权案例社保观点社保知识医疗保险生育保险养老保险工伤保险失业保险住房公积金办理指南社保问答社会热点

中国社保网

当前位置:社保网首页 > 社会热点 >

文保建筑7年拆迁未果:只剩框架 屋内充斥垃圾

时间:2017-07-12来源:中国青年报 中国社保网编辑:网站管理员

魏洪亮一直想的是配合拆迁的大局。7年前,在拆迁队光顾他家之前,他将父母送回了老家,和妻子搬了家。

老街坊不断打来电话,报告最新“战况”:老魏,你家门被砸啦!你家玻璃又被砸啦!

魏洪亮甚至对此有些“烦”,他觉得“反正迟早得拆”。他家在山东省枣庄市市中区的道南里棚户区。指挥部进驻附近街区时,身为街道办事处退休干部、做过区政协委员的魏洪亮觉得,“要尽量配合大局”。

有时,他还是忍不住骑上电动车,去拆迁现场看看。一家5口住了近20年的房子,正一步步走向终点:门窗没了,围墙拆了,水电断了,断了的电线无力地耷拉在墙上。

但接下来的6年里,时间像是凝固了,他的“家”还立在那里。

房子拆了半拉,拆迁队就走了。现在那里是流浪汉和拾荒者不时光顾的地方,屋内充斥着苍蝇、垃圾和排泄物。女主人的高跟鞋丢在地上,红蓝色复古碎花窗帘烂成条状,在落地窗前飘动,像一个鬼影。

唯一显示出生机的是楼顶。以前的楼顶小花园长满野草。砖缝里冒出一人高的榆树,正向着天空肆意生长。

魏洪亮去区房屋征收办催问,获知的最新消息是——“暂时不动了。”

7月10日,山东枣庄,魏洪亮家的房子,上面涂了六个字:“我被钉子户了”。附近已盖起高楼大厦。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郭路瑶/摄

“拆了再建,那还是文物吗?”

房子是这家人1991年买的,本是个四合院。北屋和东屋是平房,用于居住。西屋是两层建筑,顶楼上有垛口,是清代的一座炮楼。

魏洪亮说,他们原想全部推掉重建,但听说炮楼建于清朝末年,有历史意义,就没动,只是推倒平房,修了栋二层红砖小楼。

住了十几年后,2005年的一天,这对夫妻下班回家突然发现,炮楼脚下多了一块黑色牌匾——“日军炮楼”。一行小字印在上面——“区文物保护建筑”。

“一点也不自豪,成了文物,多麻烦呀!”魏洪亮的妻子陆坤说,“炮楼虽然还是咱的,但以后动都不敢动了。”

他则皱起眉,挑出毛病,“怎么能叫日军炮楼呢?虽然日本人用过,但明明是中国人建的呀!”

中文系本科、世界经济学研究生毕业的魏洪亮,嗜好读书,兴趣广泛。家中一整面墙都是书架。陆坤形容丈夫,“一块豆腐大的文章,他能盯上一整天,一个字一个字地抠”。

现年58岁的他,还干过司法工作,考了律师资格证书,对什么事都有股“较真劲儿”。

2010年,道南里街区被纳入棚户区改造项目。这年7月6日,一张醒目的“红色告住户书”,告知了拆迁范围。

魏洪亮逐字逐句研究了拆迁公告。“东至青檀路,西至西沙河,南至君山路,北至枣庄火车站;不包含以下范围:1.君山花园 2.君华园小区住宅楼 3.枣庄百货站房屋(老洋行遗址)。”

老洋行遗址就在炮楼东北边不远处,属于市级文物保护建筑,比炮楼的保护级别高一级。按照公告,它将保留。但对于炮楼,公告却没提及。

自家楼房要拆,魏洪亮没意见。他找到拆迁指挥部,抛出疑问:“炮楼咋办?”

“炮楼也得拆,拆了再异地重建。”工作人员明确告诉他。

“拆了再建,那还是文物吗?再好看,也是假的呀!”老魏说。他记得,对方没再吭声,说过几天派人电话联系他。

等了几个月,老魏没等到电话。他又找到指挥部,对方说,这事儿,得请示。

带着疑问,配合拆迁的魏洪亮搬了家。

他没有等到什么说法,拆迁对房子的破坏,已经开始。

2011年春季的一个清晨,他从住处回“家”看看,发现大铁门没了。尚未搬走的邻居们凑过来,叽叽喳喳地议论,肯定是“拆迁的人”干的。

一位老邻居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回忆,老魏家门被拆那天上午,她正好去挑水,回来时路过,看见大铁门躺在地上,负责拆迁的人正站在门口。那些人常在她眼前晃,她认得很清楚。

魏洪亮有些气不过。屋内还有许多物品,他垒起砖块,填满大门。后来,房子门窗大半都没了,他索性懒得管了。

拆迁陆陆续续进行了几个月。炮楼也被破坏了,原先是双层建筑,被拆得一眼能望得见底,垛口也没了,剩余部分像个大烟囱。一道明显的裂纹,出现在西南墙面上。

他反复抗议,没有文物主管部门的批准,炮楼不能拆。自住的楼房,拆掉他倒不反对。没想到,多次抗议后,对小楼的拆迁也搁置下来。

他说,拆掉,自己没意见;不拆,也没意见。但他需要一个明确说法,否则,他要是今天翻修房子,指不定明儿就被拆掉。

令他不能接受的是,房子“一直这么撂着,无人过问”。仿佛天上刮过一阵风,什么都没发生。

“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

房产证、土地证、准建证,都捏在魏洪亮手里。但房子和炮楼的命运,他做不了主。

这栋房子像块悬着的石头,让他心头发慌。一排排27层高楼从南面拔地而起。他家的小楼,突兀地杵着,就像一颗土黄色的钉子,难看地趴在地上。

究竟拆还是不拆?左等右等,等不来确切的说法。他通过不同渠道提出过抗议。

刚开始,他寄出一封封挂号信,小心地收好挂号单。后来,他想办法进区政府大院,找过好几次区领导。不巧,领导几次都不在。凭着多年机关工作的经验,他写了张纸条,递给工作人员,请对方转交领导。

他相信,那张小纸条“起了作用”。区房屋征收办的工作人员主动联系他,说要带他去房管局办手续,房子拆,炮楼不拆,给他换发单独的房产证和土地证。

没想到,两人去的那天,房管局偏偏办不了手续,让他们第二天再来。

第二天,房屋征收办的工作人员变卦了,对他强调,按照另一位领导指示,炮楼还是要收回来,以后搞旅游开发。按照拆迁评估价,连着两层住宅楼一起,总共补偿73.2万元。

老魏不肯。他坚持认为,炮楼作为文物,不应被纳入拆迁范围。住宅可以拆,但炮楼卖不卖是他的自由。炮楼的补偿价他无法接受,他认为,文物的补偿应该比普通房屋更高。

协商无果,魏洪亮打起官司。他先起诉市中区政府未遵循《文物保护法》,为炮楼划定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带;随后又起诉市规划局,未经文物主管部门审批便发出了相关《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他还起诉市城乡建设局未经文物主管部门审批,便发文批准拆迁建房。

3次一审,他全部败诉。

不过,他笑盈盈地说,“还没走进法庭,我就知道一定会败诉。”

“之所以还要打,是为了收集证据。”他解释说。通过打官司,他倒逼有关部门拿出了许多文件,包括“拆迁许可证书面申请”和“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等。这些证据,他无法公开获取。

魏洪亮曾在法律服务站工作,注重收集证据。每一次信访,每次去法院,他都会留下单据,或是拍照,证明自己来过。哪怕是二指宽的小纸片,他都收在文件夹里。

十几年前,枣庄市鼓励机关干部轮岗办企业。魏洪亮开了一家电子公司,成了企业经营者。如今按照政策,他提前从街道办事处办了退休。退休后,他常常一天十多个小时眯着眼看电脑。最近几年摊上拆迁的事,他上网搜集了很多信息,尤其是和拆迁相关的资料。他的电脑收藏夹里,保存着许多典型的拆迁案例。

他常挂在嘴边一句话:“私人的茅草屋,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

官司打着打着,老魏表示自己“有些痴迷”了,对胜诉的期待,逐渐多了一层“打败对手”的意味。说得兴奋时,他会引用起毛主席语录,“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他还将这种快感与打游戏时攻城略地的成就感相比较。

2012年6月22日,他对市规划局的起诉迎来转机。枣庄市中级法院裁定,撤销一审判决,案件发回市中区法院重审。

此前,一审认定,魏家的房屋及炮楼不在规划许可证划定的用地范围内,魏家不具备本案行政诉讼的原告主体资格。

枣庄市中级法院认为,市规划局给出的相应规划许可证,其中“用地位置”的界址不明确。

魏洪亮最看重的,便是这起诉讼。在他看来,市规划局一开始作出的拆迁规划便是违法的,后来它称炮楼不在划定的用地范围内,“完全是强行狡辩”。

2013年3月,魏洪亮收到了枣庄市市中区人民法院的裁定书。

裁定结果就6个字:“本案中止诉讼”。依据是,“因法律适用问题需要向有关机关请示”。

“我被钉子户了”

4年过去了。魏洪亮坚持不撤诉,家人也支持他“打到底”。

7月10日,他前往市中区人民法院咨询案件进展。行政庭法官周琪表示,案子不是他接手,但状态没变,依然是“中止诉讼”。

他对这起案件印象很深,因为院里每个季度都会统计结案率。“一定会有个结果,拖这么久没结的很少很少。”

“都请示4年了,还没判。”老魏苦笑着走出法院。

他又来到枣庄市市中区房屋征收办,主任袁志明不在。魏洪亮拨打了他的手机,对方挂断。随后,他短信咨询,房子究竟拆不拆?得到回复:“给中安沟通了,他们公司说暂时不动。”

“等这句回复,就等了一年多。但我还是琢磨不透,‘暂时’是啥概念?”魏洪亮找到短信中所指的中安房地产集团。这家公司是道南里棚户区改造项目的开发商,隶属枣庄市市中区人民政府,和区房屋征收办在一栋楼里办公。

“你找错地方了,中安是开发商,怎么可能负责房屋征收呢?”中安集团副总经理张玉真坚定地告诉魏洪亮。

随后,老魏再次拨打袁志明的手机,嘟声响起,紧接着就是忙音。一次又一次。

针对此事,记者致电中安区区委宣传部询问,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需联系分管道南里小区的龙山路街道办事处办公室。该办公室同样回应记者“不清楚”,建议联系道南社区,但后者也表示“不知道情况”。

他只能继续等待。

那栋小楼也在等待。老街坊几乎全搬走了。新建的高楼北面,只剩两家的房子还在。

7月10日这天,魏洪亮又回到了他的老宅。临近黄昏,在只剩框架的房子里,阳光从各处侵入。他站在二楼,在堆满垃圾的地板上挪不动脚。夕阳洒在他身上,拉下细长的影子。

他还记得,靠着落地窗的位置,是一长排灰色布艺沙发。阳光洒在书页上,沁着书香。楼顶点缀着青色的辣椒、红色的番茄。夏天,他们常在那儿纳凉。

一家人都喜欢“宅”在家。他和儿子一起打网络游戏,“打着打着就喊叫起来,忘了还是父子”。妻子喜欢在旁边看着他们玩。

如今他在残败的房子里轻声感叹,“想不到啊,原来的家竟会变成这样……”

有一次,他买来白色油漆,在那些黑洞洞光秃秃的窗户之间的墙上刷了6个大字:“我被钉子户了。”

在他的记忆里,这是自己最激烈的抗议了。

那扎眼的白色大字,不知被谁用土黄色油漆遮了起来,但遮盖效果不佳,显得更加扎眼。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郭路瑶本文地址:http://www.spicezee.com/redian/154813.html
为了知识的普及、信息的传播,中国社保网欢迎您转载分享。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并保留完整链接。
中国社保网是一个公益性质网站。文章版权永归原作者所有。如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spicezee.com

相关文章

1

赞助商链接

文章《文保建筑7年拆迁未果:只剩框架 屋内充斥垃圾》的网友评论

猜你喜欢

今日热点

社保费率下调既要减轻负担又要审慎稳妥

点击排行榜

  • 新闻
  • 观点
  • 政策
  • 案例
  • 知识
  • 热点
  1. 2016事业单位事假、休假、病假的有关政策规定
  2. 2017年上海最新社保缴费基数上下限一览表
  3. 2017年已经到来:社保卡等新规你必须知道
  4. 2015机关事业单位职业年金单位缴费比例
  5. 社保断缴会怎么样?社保断交对医保有影响吗
  6. 2016公务员最新级别工资一览表
  7. 甘肃临泽县人社局全力打造城乡居保工作新常态
  8. 2017养老金:社保交满15年,还有必要继续交吗?
  9. 河南省事业单位车补标准
  10. 个人可以补缴社保吗?个人补缴社保流程

随机推荐